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财经要闻

比特币庄家初现:杜君,杜均

2018-03-08 14:59快讯驿站编辑:admin人气:


转载自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范俊杰

身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三大角色于一身,并且亲历亲为砸盘护盘的“超级庄家”,收割了谁的野心、贪欲和财富?谁又将收割他们?

比特币庄家初现:杜君,杜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01 现身

如果不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 )的概念一夜之间炙手可热,“币圈”的庄家们可能还在过着闷声发大财的逍遥日子。

但现在这种平衡被打破了。最近一年,各种数字货币和替代性加密货币的价格暴涨,各种版本的炒币暴富神话在网络上流传。

2017年9月,中国的监管机构下令禁止境内的ICO(首次代币发行,是用区块链把使用权和加密货币合二为一,来为开发、维护、交换相关产品或者服务的项目进融资的方式。来源:维基百科)交易,并陆续屏蔽境外ICO交易平台的域名。这非但未能消灭“圈外人”的入场热情,反而激发了公众的窥探欲,更引发了传统风险投资界的焦虑和参与。

2018年除夕,一系列名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横空出世,在各种区块链微信群里呼风唤雨的,是薛蛮子、徐小平、蔡文胜和王峰这样的传统天使风险投资人。大佬们坐而论道,谈区块链技术的未来和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号召人们关注区块链,拥抱区块链的未来。

无独有偶的是,他们在微信群里的每一次“私密分享”,都会成为广为流传的微信朋友圈素材和媒体报道的来源,更是把“全民区块链”的热情推向高潮。甚至区块链之外的互联网产业都被戏称为“古典互联网”,现有的私募股权投资模式也被调侃为“古典互联网投资”。

传统互联网的苍天死了,区块链的黄天立了。有意思的是,这些突然闯入的“前古典投资大佬”表现出对区块链异乎寻常的兴趣,却绝口不谈比特币和其它加密代币,或者干脆直接与“炒币的”划清界限。但微信群里的信徒们和所有关注他们言论的看客们,几乎无一不试图从他们的言论和态度中,寻找、坐实并放大币的交易价值。

也并没有真正清楚这些大佬们炒不炒币,持有多少币,赚了多少钱。

这些群里也有一些几乎从不发言,但闷声发财的人,他们不求虚名,他们比活跃的新晋区块链意见领袖们,赚到了更多的钱。

他们是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世界的庄家。

2017年底,一个名为IOST(Internet of Service Token)的区块链项目正在筹划ICO,募资数额巨大。在ICO之前的私募阶段,该团队宣传称其背后的投资方有真格基金、红杉中国和险峰长青等知名风投机构。阵容可谓豪华。

随即有媒体发现,“IOST”项目团队与真格基金投资的“多拉打印”团队在人员上高度重合,质疑项目是”多拉打印”的融资马甲,猜测IOST只是一个“空气币”(即背后没有真正运营的项目支撑,单纯以发行加密货币为目的吸引人们认购)项目。

此事后来不了了之,但一个叫“杜均”的名字浮出水面——

“IOST”是由火币网旗下Huobi Labs孵化的项目。火币网是其主要投资方,也是联合首发的交易所,而杜均是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独立董事和股东。

除火币网和真格基金之外,“IOST”和另一个项目“DATA”的共同投资方还有一家叫“节点资本”的机构,该机构专注区块链领域投资,杜均也是节点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与此同时,“IOST”在一家区块链垂直媒体——“金色财经”上,曾被积极推荐,而“金色财经”的实际控制人,又是杜均。

利益交叉复杂,线索却再清晰不过。从项目孵化开始,到登陆交易所公开流通,再到垂直媒体的配合炒作,一场ICO的每一个环节,杜均都深涉其中。

PingWest品玩发现,自2013年与李林等人一起创办“火币网”起,杜均渐次在“币圈”里建立起了自己的产业链,时至今日,他已然坐拥私募股权投资、垂直行业媒体和数字货币交易所三大核心资源。而这三大资源平台,恰恰又是一场ICO最依赖的部分,也是各种内幕交易和暗箱操作的温床。

如果以股票市场作比,杜均是一个身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三大角色于一体的“超级庄家”。

数字货币和各类代币虽脱胎于“去中心化”的美好愿景,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由于被大量“中心化”的机构垄断资源,项目发行“空气币”涉嫌欺诈融资、私募代投和操纵币价的乱象盛行,已经发展到不能忽视的程度。

“超级庄家”杜均和他背后的产业链,可谓是展示当下整个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坐庄手法的一个样本案例。

02 杜均其人

比特币庄家初现:杜君,杜均

杜均,重庆开县人,1986年出生。

媒体鲜有关于杜均的报道,零星的信息大多来自2017年9月之前他集中接受的一些媒体专访。但这些足以让我们了解到他的发迹史:

杜均有很强的赚钱意识,这源于他的成长经历。杜均父亲在其幼年做生意经常赔钱,从小的耳濡目染,使得“赚钱”从那时开始便成了他最重要的人生目标;

初中期间,杜均接触到了刚刚在中国兴起的互联网。他曾靠打游戏卖装备、建站赚广告费谋生,是早年间国内互联网野蛮生长时代孕育的无数个人站长之一。以此为契机,杜均接触到了与实体经济截然不同的虚拟经济;

他没有完成大专学业就毅然辍学北上,一度沦在餐厅打工。但凭借常年混迹互联网圈积累的经验和圈子,杜均成功进入知名企业家和天使投资人戴志康创立的康盛创想,在旗下Discuz!担任产品设计相关职务。康盛创想于2010年被腾讯全资收购,只有高中文凭的杜均得以进入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工作。

据说,杜均私下曾跟人宣称,自己22岁就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这一说法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有一点却是事实:杜均年轻时确实靠倒卖域名掘到了第一桶金。

在频繁触网的那段时间,杜均知道了“蔡文胜”这个名字,后者倒卖域名发家致富的经历深深地刺激了他。

他依样画瓢,不停买入有升值潜力的域名,等其升值后卖出。多处关于杜均的报道中都提到,他在团购领域“千团大战”时靠囤积带有“团”字的域名发了一笔不小的财。在一篇由杜均自述构成的报道中,他罗列了自己在2006年到2013年之前每一年的域名买卖情况,每一笔交易的投入和回报都有详细记录。

这时候,比域名更刺激的“比特币”出现在他眼前。

2013年下半年,杜均从腾讯辞职,与李林等人联合创立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网。昔日的领导戴志康则成了火币网的天使投资人。

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这绝对是一次回报极高的投资。

杜均的职务是火币网首席营销官(CMO)。火币网在2013年底上线,立即打出了“免交易手续费”的旗号,狠狠戳中当时交易所收取交易费的软肋。再加上杜均在站长时期积累的运营经验,平台很快一跃而起。

只不过,等到火币网发展壮大、杜均退出直接管理隐居幕后时,它随即连同国内几大交易所重新开始收取手续费,甚至开始向项目收取巨额的ICO“上币费”,这些都是后话了。但无论如何,周鸿祎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将“免费”逻辑发扬光大,杜均是这一方法论在币圈的早期践行者。

这时,他的人生高潮刚刚开始。

现在看来,他的确对低买高卖有着很好的感觉,先是域名,后来是数字货币,两者都是极具潜力的投资标的和炒作素材。

其实杜均并不算是站在大潮最前沿的那个人。当他开始倒卖域名,跟当时的个人站长们打成一片时,蔡文胜早已靠此起家,还被人称作“个人网站教父”;他接触到比特币投资虽然比行内大多数人早,可也不过是2013年左右的事情,很难确定他对加密货币和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有什么积累和信仰;当他辞职参与创办火币网时,距离交易额一度占到比特币总额80%、圈内人戏称为“马桶盖”的Mt. Gox上线已过去了好几年,国内市场也诞生了“比特币中国”这样的交易所先驱。

但他有着比别人更强的行动力,以及赚钱的欲望。

火币网上线一年多之后,杜均退出火币网管理层,创办了区块链代币媒体“金色财经”,又顺势募集了自己的基金”节点资本”。从某种意义上说,金色财经和节点资本相当于火币网的衍生产品,三者共同织就了一张覆盖整个ICO链条的网络。

随着这张网络的铺开,杜均个人在圈内的影响力也日益强大。当他再次低调亮相时,已然身兼“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金色财经创始人”和“火币网联合创始人”三个头衔。

在很多没有参与过传统股票交易市场的“币圈人”眼里,杜均这是在“布局产业链上下游”,但倘若以金融市场的角度看待数字货币交易,他的角色简直不可思议。

数字货币的本质是金融产品,各类数字货币在交易所内和场外的币币买卖已经构成事实上的类证券交易行为。而杜均所谓的“产业布局”,实际上相当于将券商、交易所和媒体,由一人或者同一利益方全权掌握。三个市场角色之间没有任何隔离和第三方监督,同时又因为数字货币没有被承认为法定货币,或不适用于现有金融监管条例,这使得杜均和他的“产业布局”,在操纵项目ICO全程,以及“上市”后的币价走势上,简直轻而易举。

事实上杜均的确也这么做了。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快讯驿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快讯驿站,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快讯驿站,http://www.yf8018.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银行业务员不会告诉你,信用卡申请有6大坑!注意了!

银行业务员不会告诉你,信用卡申请有6大坑!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