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明星娱乐

自带收益与流量基因,DNV能否让音乐人“名利双收”

2018-08-09 18:17快讯驿站编辑:admin人气:



据界面娱乐独家获悉,DNV(Douban Music and V.Fine Music)音乐集团(以下简称DNV)旗下核心业务品牌V.Fine Music (以下简称V. Fine )继与新片场、微博云剪、太合音乐集团、视觉中国、桃花谷等企业和机构达成了战略合作之后,又与咪咕音乐达成了战略合作,双方重点将在音乐版权和音乐人线下演出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界面娱乐从DNV音乐集团高级副总裁、V.Fine Music执行总裁张宇宸处了解到,本次和咪咕的合作一方面是成为咪咕音乐的供应商,主要是会把批量的音乐以授权的形式供应给咪咕,用于彩铃方面的业务。依托于中国移动的电话彩铃业务,咪咕音乐拥有国内乃至全世界最多的正版数字音乐资源。

DNV音乐集团高级副总裁、V.Fine Music执行总裁张宇宸

另一方面,咪咕音乐已经发展成为了国内业界最大的O2O演出音乐平台,截止今年四月,咪咕音乐已经组织了2000多场演艺活动,每年300多组的艺人参与,达到了超50亿人次的覆盖。张宇宸介绍,通过成为咪咕的合作方,DNV可以把V.Fine及豆瓣音乐旗下的独立音乐人接入咪咕音乐的线下商演。张宇宸表示,“其实现在线下演出本身盈利状况并不是很好,但音乐人需要线下的曝光和演出机会。V.Fine希望通过和咪咕的合作,在音乐人线下演出方面给予进一步的支持。

之所以在成立后不久能与国内多家知名机构达成合作并被投资机构看好,和DNV的背景有关。DNV是豆瓣音乐从豆瓣拆分之后与音乐版权授权平台V. Fine Music合并重组后成立的新公司。继今年4月成立完成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后,不到四个月(今年7月)又完成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 A 轮融资,投资方为长甲国际控股集团,融资将用于完成平台战略资源的拓展与商业布局。

豆瓣音乐很多人并不陌生,这款产品于2005年7月推出,随着豆瓣音乐人(2008年9月)、豆瓣FM(2009年11月)的上线,豆瓣音乐逐渐形成了与豆瓣整体风格契合并区别于其他音乐流媒体的独特调性,深受独立音乐和文艺爱好者的喜爱。随着国内在线音乐正版化时代的到来,豆瓣FM也因为版权问题而不敌QQ音乐、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等流媒体平台,发展陷入停滞甚至淡出听众的视野。

普通用户可能不太熟悉的V.Fine创办于2015年,是一家着重面向B端的音乐版权管理公司,版权监控、识别和加密技术是其重要的竞争力。2017年9月,为海内外音乐人提供展示、交流和交易的V.Fine Music线上平台正式运营,除了为音乐人提供服务,有音乐使用需求的企业、机构也可以在平台上获得便捷的音乐版权授权与定制服务。V.Fine Music的创始人,现任DNV音乐集团CEO的唐子御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早期的V.Fine Music类比为“版权音乐版的阿里巴巴”。

此前,业内十分好奇,DNV作为一家融合了To C和To B 业务的公司,将如何发展。成立后,DNV公布了其三大核心业务板块:音乐版权事业、音乐人事业、线下赋能事业。而其中的核心就是“音乐人”,张宇宸告诉界面娱乐:“我们给音乐人的服务其实有很多,但在我们团队里面最重要的两点,一是给音乐人带来收益,二是给音乐人带流量。说粗俗一点,其实一个是代表名,一个代表利。”

对音乐人版权的管理和维护是新公司基因结构中代表“利”的一股。

由于国内的版权意识还比较薄弱,互联网的发展又不断催生出新的音乐使用场景。目前的现状其实是,不仅侵权者没有意识到自己存在侵权行为,被侵权者也浑然不知。采访中,张宇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比如某主播在直播期间演唱或使用音乐作为舞蹈伴奏,如果没有进行版权音乐授权,就涉及了侵权。”

此前歌手李志向《明日之子》节目及演唱会公开维权曾引发了不少关注。但现实中还有大量侵权现象涉及的双边都是更为普通的群体,比如一方是独立音乐人,另一方是某个vlog博主。很多独立音乐人没有李志的影响力,而侵权的博主不具备哇唧唧哇和腾讯视频的支付能力,但下架侵权内容的成本也远低于哇唧唧哇这样的制作单位。即使被侵权对象不是人微言轻的独立音乐人而是大牌唱片公司,但统计侵权,追讨赔偿也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具体的情况又十分复杂,传统的版权监测难以触达,而V.Fine可以通过音频指纹和加密技术V.Fine Tech对版权音乐进行监控。

张宇宸表示,“多元化授权的时候离不开监控,因为授权和维权必须紧密联系在一起。授权的力度是由维权的力度取得的。” V.Fine和视觉中国合作的一部分重要内容就是对于版权监控和法务方面的探讨。视觉中国以往在图片领域会通过版权监控技术发现盗版行为,继而进行相关维权操作,同时也向企业和个人提供付费账号。

张宇宸告诉界面娱乐:“以微博为例,我们能够把一些关键视频博主,尤其是一些头部的帐号的侵权数据找出来,其中有可能有使用V.Fine音乐的,也可能有使用其他的版权方音乐的。我们把这些数据分发给相应的版权方,但他们自己是要不到钱的。因为一个博主每天的视频里面可能侵犯了多个版权方的权利,这些版权方就一条视频向博主索赔几千块钱,很难成功索赔。而V.Fine可以把这部分权益代理过来,找到这些博主,给他们提供一个VIP服务,尽可能以双方都能接受的价位完成正版授权,最终我们会根据博主的用量核算版权费用再分发给版权方。” 张宇宸表示,“我们还是希望以授权的方式把赔偿转化为平和的生意,最终达到维权的效果。”

针对不同的授权场景,V.Fine也在进行不同的授权尝试,比如渠道分销、UGC平台批量授权和效果计费。至于为什么选择有影响力的大V或是有公司支持的账号,张宇宸表示除了支付能力,更看重的还是他们给全行业带来的示范效应。

事实上,这种效应确实会随着全社会尊重版权、知识付费的兴起不断涌现。近期在V. Fine 的平台上就观察到了这样现象。“我们的用户在 V.Fine官网上购买音乐,都会填写的音乐用于哪里,上个月起我们发现有很多人写 ‘用于抖音的广告投放’。” 张宇宸告诉界面娱乐,通过联系部分广告主,他们得知原来抖音要求广告主提交的视频必须出具相关版权证明,有一部分广告主就在网上找到了能够快速高效完成版权授权并提供版权授权证明的V. Fine,抖音的工作人员看到了很多来自V. Fine的版权证明后,就把该平台介绍给了更多不知道从何处获得音乐版权授权的广告主。这一现象产生的时间节点,和“剑网2018”专项行动开展,并将抖音列为“短视频版权专项整治”重点目标之一的时间相吻合。未来,V.Fine希望能与类似于抖音这样的平台达成合作,把事后维权转化为事前授权,给音乐人带来应有的收益。张宇宸告诉界面娱乐:“因为盗版的原因,国内音乐人已经苦了很久了。”

V.Fine 平台可以通过对音乐人作品的版权授权、维权帮助音乐人实现收益,流量还是要来源于流媒体平台。豆瓣FM的重启就是希望能给音乐人带来流量。张宇宸透露,此前对豆瓣FM发展限制最大的版权问题目前已经在逐步解决,预计会在今年的九、十月份重新激活。有了更多优秀音乐版权的豆瓣FM在产品定位上还是会遵循原本的调性,尤其是原有的算法。

张宇宸说:“很多听流行歌曲的人的耳朵被教育了,当听一首爵士或者雷鬼音乐的时候觉得是噪音,根本听不下去。但很多用户其实想听到更丰富的音乐类型。我们用一个多元化的图谱,类似于把用户数据整合以后,希望能够给多元化的音乐一条路径,根据用户的品味适当的把他们往多元化引导。” 张宇宸表示:“本身在我们的认知里,无论是听众还是音乐人,这个世界的音乐在多元化,我们希望豆瓣FM能够从听觉的角度,让更多的听众听得更多元化,从而帮助独立音乐人做出更多元化的音乐。”

宠物同谋演出现场照

除了豆瓣FM之外,DNV希望通过线下演出和商业活动为音乐人带来流量。《中国有嘻哈》等节目让一批说唱歌手走红,但吸引粉丝的不光是说唱音乐,还有这些人所代表的不同的生活方式。张宇宸说:“音乐人身上往往容易被贴上 ‘个性’ 的标签,他们是一些短视频平台或者综艺节目的宠儿,我们希望也能为他们带来流量和收益。”

“通过收益撬动第一波音乐人,以版权和分销吸引资本,重启豆瓣FM吸引流量,再把流量带来的收益返还给音乐人。”基因中自带收益模式和流量模式的DNV野心不小,但能否实现收益和流量的互相转换,真正让音乐人“名利双收”,还要观察DNV之后的动作。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快讯驿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快讯驿站,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快讯驿站,http://www.yf8018.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好演员“手指头都是戏”?《琅琊榜》郭京飞孙淳连头发丝都有戏

好演员“手指头都是戏”?《琅琊榜》郭京飞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