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体育播报

图片 | 五年前的那场米兰-圣雷莫 既是地狱也成就了经典

2018-03-19 11:10快讯驿站编辑:admin人气:


3月中的意大利北部,天气变幻莫测,下雨、大雪、低温时常左右着米兰-圣雷莫的赛场。五年前,也就是2013年第104届米兰-圣雷莫的比赛成为了写进历史的一场比赛,不是因为比赛有多焦灼,而是因为恶劣的比赛天气。

比赛刚开始阶段,气温很低,不过这对于车手而言都不算什么,毕竟没有下雨。不过,随着比赛的进程,雨水不期而至,随后又变成了下雪,类似于上海的下雪天,湿冷湿冷的。由于雪越来越大,组委会不得不中立了比赛,并且将图尔奇诺和拉马尼耶的两个爬坡路段给削减了,298公里的比赛被缩短了五十多公里。然后车队大巴将车手载至更温暖的利古里亚海岸线。

依稀还记得在那一场比赛上,年轻的泰勒·菲尼流着眼泪骑过了终点线,而像汤姆·布南、特普斯特拉以及曾夺得米兰-圣雷莫比赛的马特·高斯直接退出了比赛,前面两位车手在之前就已经掉队,虽然中立比赛的策略让他们可以重新回到大集团中,但他们拒绝了,因为尊重公平地竞赛规格。而马特·高斯则是因为之前的摔车事故影响,虽然回到了比赛,但不久之后也退赛了。

虽然天气恶劣,但剩下的比赛却越来越精彩,因为少了两个爬坡点,而原本领先7分钟的突围集团似乎看到一突到底的希望。只不过当时还在Cannondale 车队的彼得·萨甘可不同意,在Cannondale车队的领骑下,领先集团的优势不断被蚕食并吞并,然后又有车手突围,再次形成领先集团。最终,来自MTN-库贝卡车队的德国车手西奥莱克在小集团冲刺中战胜了彼得·萨甘和坎切拉拉,赢下了这场艰苦的战役,这场胜利对于MTN-库贝卡车队绝对是队史上最精彩的一个冠军,当时还是职业洲际车队的他们只能凭着外卡邀请才能参加世巡赛。

已经过去5年之后,但那一届的比赛相信在很多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对于车手而言,同样如此。低温、雨雪,在早春的欧洲赛场上却是常见,克服重重险阻,因为终点就在前方。如同泰勒·菲尼一样,抹掉眼泪后继续干,最后第7名的成绩也是他人生最值得留念的记忆。

那时候的欧气车队还骑着Colnago

再快要达到图尔奇诺爬坡段时,雪越来越大,能见度已经很低了。

挣中的汤姆·布南,他在赛事中立前已经掉队,虽然组委会允许掉队在中立后回到大集团重新开始比赛,但是布南拒绝了,因为他尊重公平地竞赛。

赛事大巴在图尔奇诺山脚下聚集,等待将车手运送至比赛重新开始的利古里亚海岸线,那里会更为温暖一点。很多媒体在当时就质疑比赛组委会,为什么中立赛段的决定那么晚才下达,而图尔奇诺在前一天便已经大雪纷飞。

在重新开始比赛后,原本的突围集团先发车,而大集团则按照之前7分10秒的秒差后续发车。虽然雪已经停了,但是还在下雨,湿冷的天气让车手们反而骑得更快了,因为太冷了,骑快点可以早点结束比赛。

在离比赛还剩下20公里时,只剩下40人的大集团追回了此前的突围集团,而菲利普·吉尔伯特的进攻带出了以沙瓦内尔为首的追击集团,这其中还包括萨甘。而后沙瓦内尔、天空车队的伊恩·斯坦纳德和喀秋莎车队的爱德华·沃加诺夫形成了领先的突围集团,三人的领先优势仅仅只有30秒,因为大集团不会放任他们进攻。此后,沃加诺夫便掉队,而他们最终也被萨甘、坎切拉拉、西奥莱克等人的追击集团所吞并。

在离比赛还有4公里的波乔爬坡段,不甘心就此收场的斯坦纳德多次尝试突围,而坎切拉拉则死盯着他。

在最后阶段,当时在Cannondale车队的萨甘早早发动进攻,毕竟在这个最后的6人集团中,还有很多擅长冲刺的古典赛车手。来自德国的杰拉德·西奥莱克紧跟住萨甘的后轮,最终在冲刺中战胜了萨甘和坎切拉拉,拿下了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个冠军。

编辑:Lucas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快讯驿站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快讯驿站,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快讯驿站,http://www.yf8018.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2018男女标准体重表新鲜出炉!你拖后腿了吗?

2018男女标准体重表新鲜出炉!你拖后腿了吗?



返回首页